编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编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陈树湘烈士铜像昨日回到他的出生地长沙县福临镇【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09:58:23 阅读: 来源:编织机厂家

昨日,陈树湘烈士铜像在烈士出生地长沙县福临镇揭幕。图为烈士战友的后代韩京京(右一)夫妇与陈树湘烈士铜像合影留念。长沙晚报记者黎铁桥摄

长沙晚报记者 黎铁桥

2014年10月,在福建古田召开的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习近平主席讲述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十四师师长陈树湘“断肠明志”的壮烈故事,令在座的与会代表无不为之动容。

陈树湘烈士的出生地就在长沙县福临镇。昨日是“八一”建军节,陈树湘的生死战友、开国中将韩伟的独子韩京京来到烈士的出生地,向长沙县福临镇陈树湘烈士事迹陈列室捐赠了一座陈树湘烈士铜像。“断肠明志”的烈士陈树湘终于“回家”了。

烈士没有留下后人,也没有留下影像

昨日,简短的捐赠仪式结束后,韩京京向长沙县福临镇的干部群众宣讲陈树湘烈士的革命事迹。韩京京说,他与陈树湘烈士、与红军第三十四师的缘分,开始于1986年。

当时,为纪念建军60周年,上级决定编撰一部《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约请他的父亲、开国中将、曾担任过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的韩伟写一篇回忆湘江战役的文章。之前,父亲从未对他讲起过他与湘江战役、与红军战友们的峥嵘往事。那天,韩京京第一次看到父亲坐在沙发上一句话也不说、连中饭和晚饭都不吃时,感到非常意外,就向母亲打听“老爷子这是怎么了?”母亲告诉他:刚才来了人,约请他写一篇回忆湘江战役的文章,老爷子回想起当年与战友浴血奋战的艰难岁月,他伤心难过、吃不下饭。

后来,父亲的那篇《红三十四师浴血奋战湘江之侧》一文被收入那套纪念建军60周年的丛书中。这是唯一一篇由湘江战役亲历者撰写的回忆录,因为湘江战役6000多名红军将士中的绝大部分已战死湘江。“我们收到老爷子文章录用通知的时候,全家人高兴地庆贺,老爷子却在这个本该喜庆的时刻说了一句‘不吉利’的话:‘我死后要把骨灰放在闽西。’全家人顿时都说不出话来……”韩京京哽咽着说。

韩京京介绍,父亲韩伟与陈树湘相识于秋收起义。当时二人同在秋收起义第一团三营九连,陈树湘任二排排长,韩伟任三排排长。在后来的三湾改编、井冈山斗争、转战赣南和闽西、建立中央苏区和五次反“围剿”斗争中,两人始终并肩战斗。他们曾在一个师分任两个团的团长、在一个军分任两个师的师长。长征前夕,红19军缩编为红三十四师,两个师长中只能由1个人来担任师长职务,他们两人相互推让。陈树湘向上级推荐由韩伟担任,韩伟则极力推荐陈树湘,说“他比我大一岁,资历也比我老”。

1992年韩伟将军去世前,嘱咐他的儿子韩京京和儿媳张微微,要将他的骨灰送回他与陈树湘师长共同带出红三十四师6000将士的闽西去。从此,韩京京与张微微开始了寻访陈树湘烈士的足迹。他们从陈树湘师长的出生地湖南省长沙县开始,寻访到陈树湘少年和青年时期曾经学习、战斗、参加革命的地方,秋收起义的文家市和井冈山、闽西,与敌人展开生死搏斗的湘江岸边,以及烈士牺牲后被敌人悬头三日的长沙小吴门外清水塘一带。经过多年的查访,他们得知:陈树湘烈士已经没有亲人了。他没有后人,连侄子、外甥也没有一个,就是相片、画像也没有留下一幅,目前留存于世的一幅“头像”还是后来根据韩伟将军生前口述其特征邀请画家画出来的。

红军后代心怀敬意,为陈树湘烈士塑像

由于陈树湘烈士无子嗣,而韩伟是陈树湘师长血战湘江后幸存的极少数战友之一,韩伟之子韩京京便尊称陈树湘为“大爹爹”。作为革命后代,20多年来,韩京京将自己和爱人的大多数收入都用到重走父辈长征路、宣传革命先烈事迹的事业上,他们照顾在世的老红军,为红三十四师6000将士立碑,为陈树湘烈士塑像。

韩京京说,湘江战役是红军长征走向胜利的起点,但以前人们对这一点认识有偏差。湘江战役最为悲壮、可歌可泣的是红五军团红三十四师。红五军团是全军的总后卫,承担中央纵队的殿后任务,是名副其实的“绝命后卫师”,在敌军的包围圈越缩越紧、跨越湘江之路随时可能被切断的危情时刻,他们必须打退敌人的疯狂追杀,在全军渡江之后再过江。血战数日,红三十四师与敌人拼尽弹药,除红三十四师一OO团团长韩伟率领的30余人突围外,6000多闽西将士几乎全部阵亡,鲜血染红湘江,以至当地流传“三年不饮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的说法。

陈树湘年长韩伟1岁,在湘江战役中他们生死与共,共同完成了掩护党中央、中革军委和主力红军抢渡湘江的任务。红三十四师在冲出敌人合围向湘南转移的紧急关头,陈树湘命令韩伟率主力继续突围,自己率余部百余名人做最后的掩护。两位生死战友就这样诀别了。后来,陈树湘在部队返回湘南的突围作战中腹部受伤,不幸落入敌手。敌人用担架抬着他欲送往长沙邀赏。1934年12月18日晚上,他们走到湖南道县驷马桥,夜宿祠堂。第二天清晨,敌人发现陈树湘已经死亡。原来,陈树湘为了红军的尊严,趁敌不备时用手从腹部伤口处绞断肠子壮烈牺牲。敌人残忍地砍下了他的头,他怒瞪双眼的头颅被敌人悬于长沙城小吴门。

“2013年的端午节,我终于找到了陈树湘师长失去头颅的遗骸。原来,他被当地百姓趁黑夜埋在了潇水堤岸的斜坡上。我们在那里摆上鲜花,还有我从北京带来的二锅头、从闽西带来的点心,祭奠我们敬爱的‘大爹爹’”。2014年是陈树湘牺牲80周年,韩京京请著名军旅雕塑家、军事博物馆的刘林为陈树湘烈士塑了三尊标准像,一尊被烈士故乡的长沙博物馆收藏,一尊赠给了烈士1930年带过的红四军特务大队――如今的某部红三连,还有一尊安放在韩京京家中,与他父亲的像肩并肩,“就像他们当年一起战斗的岁月那样。”他说。“这尊烈士铜像参照我父亲当年对陈树湘烈士外形的描述,并得到了陈树湘的战友、现年105岁的原红三十四师一OO团政委张力雄老将军的认可。”

妖游记破解版

守护家园破解版

新版驯龙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