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编织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今日嗅评现在谈饭否这个壮士已经不那么悲壮了

发布时间:2020-07-21 10:00:24 阅读: 来源:编织机厂家

淘宝+华强北+珠三角+Kickstarter,创客崛起

silenkin 投稿:无中国,不创客。由于拥有遍地可得的廉价材料和零件,同时又具备精良技术能力,在这场俗称“创客运动”的浪潮中,中国已逐渐由一个廉价产品制造地变成一个可以廉价制造新硬件的地方。这是中国制造的新机,中国俨然成为新硬件创业的理想之地,而且也将与硅谷联手。

独孤九剑: 现在大家都比较关注互联网界偏软件方面的创业,很少有人关注硬件方面的创业,中国要想在接下来的信息工业化浪潮中崛起,就必须要拥有一些在软件方面和硬件方面有实力有创意的公司,只有软件和硬件的水平达到了甚至超越国际水准,才能不受制于人,软硬件的技术都具备了才会制造出更完美的产品。如苹果公司不就是走软硬件结合一体化的道路吗?三星就是偏硬件的公司,拥有自己的完整供应链,手机上的硬件基本上都是自家供应,但是用的系统确是基于谷歌的安卓并进行二次开发的系统,虽然安卓现在是免费的,若有一天谷歌不再授权给三星用,三星该怎么办。三星已经为自己的将来打算了,联手英特尔开发Tizen系统。谷歌收购摩托,不就是为了进入硬件系统,现在的谷歌已经有了很好的软件系统,只要将二者结合好,然后像苹果一样实行闭环,那些基于安卓的手机制造商的出路在哪?说远了点,随着中国劳动力的成本上升,中国人口的红利时代即将远去,中国的代工厂不利用好代工积累下来的技术和经验进行创新,随着制造业的产业转移未来的路将会更艰难。支持中国的这些创客们,希望他们能够给中国硬件业带来一个明媚的春天,中国能够真正实现由制造大国到智造大国的转变。

再见,饭否!

阑夕:饭否解散的方式还显得颇为狼狈:一名饭否深圳团队的员工 “八哥哥” 在自己的饭否主页上声讨饭否拖欠薪水,认为饭否是想“等所有的员工自行离开后,宣布清算解散”。饭否就像其词条里的状态一样,仿佛停留在时间不曾光顾的礁石底下,石烂松枯,斗转星移,别人的热闹,始终与己无关,待到沧海桑田,方才发觉停止进化的代价。再见吧。再见。

kissinger:【尚能饭否?】在中国,言论从来都是蹩脚的存在着,需要Smart力,春秋笔法,映射技巧;当你站着,而且高声喧哗,并集众所谓有思考有思路有思想的人,你的命运危矣,你的钱途和前途都不妙;1、饭否是中国第一微博,但一如新浪般曲高和寡,商业模式不明显;2、饭否一直理想化,像净土但有些清高;没有大背景依托,死掉从商业上考量是必然结果;3、肯定有很多人怀念饭否,有些像怀念谷歌,但是,仅仅是怀念一种理想,不能带来任何变化;这是中国人的毛病。

“反腐”会成为2013互联网圈的新主题么?

吴澍:京东小二、淘宝小二和阎利珉事件开始让人意识到,即便是自居清高的互联网已开始了蛀虫之旅,任正非更是把公司的管理重点定调为“反腐败”。但事实上腐败只是公司问题的表象而已,KPI带来毛病凸显——内部资源消耗、员工行为是KPI取向而不是创新取向。大公司很难废止KPI,但阿里与腾讯的实践都表明,KPI不是一种指向创新的考核手段。

天使的翅膀:曾有调查说,中国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反对腐败,但是其中百分之七十的人表示如果自己有腐败的机会,自己也会腐败。也就是说不是缺少反腐的机制,而是缺少腐败的温床和土壤。不久前有国外媒体报导,说中国进入了全民腐败的阶段,比如看牙、治病、考驾照都要送个烟酒。虽然这种说法有失偏颇,但是在流量为大,可以直接变现,在相等条件给谁都一样的的情况下,腐败必然营运而生,关系必然应运待涨。只有公开透明,让有限的小权力曝光在阳光下,从内部杜绝腐败产生的灰色地带,才有可能让中国互联网这发展不长的基业长青。

侯小强与起点团队最深的矛盾

《财经》报道,盛大文学CEO 侯小强 对旗下子公司在一些“原则性”问题上显得强硬:“比如说无线,我们是毫不犹豫地全部收上来;版权销售,我是毫不犹豫地收到总部。”这些“毫不犹豫”,正是侯任职五年来与起点团队矛盾最深的地方,他甚至尖锐指出,盛大文学集团的所谓帮助就是资源“抢劫”。在此情况下,吴文辉团队寻求出走。

jianghu52:老实说我个人觉得侯小强的做法对了很大一部分,唯一没有做好的就是利润分配问题。我收购你,就是要想从你身上拿利润的,这点无可厚非,不然还收购什么。侯小强没上台之前,起点的无线做的怎么样?晋江文学的无线做的怎么样?整合了资源,放在了云中书城里面了,无线才有了内涵,才有了利润点。

如果我们换个假设,如果无线一直不盈利,云中书城一直没起色的话,那么起点的团队还可能出走么?我不知道答案,但是我能说,如果无线这块儿没那么高的利润,那么可能矛盾没现在这么激烈。

中国人一直是不患贫,而患不均。

侯小强唯一没理解的一件事就是,不管是起点也好,晋江文学也罢。真正成就文学价值的,是那帮苦哈哈的编辑么,他们天天的催稿,天天的审稿,还时不时要指导这个,辅导那个。如果文学价值的升值效应没有办法辐射到他们,那么今天的起点就是一个标杆,你都已经把市场培育起来了。中国人那么多,多几个三少,番茄等闲事而已。但是,到那个时候,你手下有几个编辑能识别的出来,有水平能挖掘的出来呢?

vue教程

java ssm框架

java性能优化方法